Yimyちゃん

翔润是Yimy的心尖尖儿啊

【翔润】 季节 Ⅴ

人的记忆和情感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淡化的。

对于松润来说也一样。

一直以来让他庆幸的是,当时的同学在大学毕业各自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只有他还能够一直留在樱井身边,追随着他。

所以在后来的时光里,松润似乎逐渐淡忘了这个发生在青青的尾巴上的故事,虽然在当时毕业季时,看见樱井与她频繁地相遇,松润内心仍会有着小小的波澜。

曾有一长段时间里,樱井和那个女孩的关系似乎突飞猛进。松润感觉樱井在他和她两个人之间游走着,他不禁觉得仅属于自己的那份特殊感在逐渐消失。

他很讨厌这样的感觉。

就好像是想要自己的珍贵收藏被人觊觎一样的讨厌,自己心里有一个疙瘩,每当路过它的时候就会浑身难受。他甚至不想去知道那个女孩的名字,虽然樱井有时会有一嘴没一嘴的提到,但他强迫自己不去记住她。

假使是记住了,不开心的也是自己吧。

其实松润总觉得自己这种霸占的心理是不对的,毕竟从来没有谁规定樱井只能属于谁,但他抑制不住地总是这么想。

所幸,松润角度上的所幸,生活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谁,只是转眼之间,就会有人离开或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

投身艺能界,成为艺人,以歌手身份出道,当上主播,去做节目主持人,到现在成为国民眼里标准的艺界精英,樱井的职业生涯以相当快速与稳健的步伐向前发展着。拥有着相当优秀的能力和殷实的环境背景的樱井,先许多人一步拥有了近乎完美的生活,而松润只是紧紧地跟住了他罢了。他很早以前就明白,如果无法使自己变得更加优秀,是没有机会与樱井并肩站立的。

季节的更替不会等待任何人,也不会留给谁喘息的时间。

因此他为之感到庆幸。

那个女孩在后来的一个夏天里如人间蒸发了一样,从他们的世界了销声匿迹了。

他从来没有过问樱井她离开的理由,他猜测可能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但至于这个答案正确与否,他并不在乎。

时间帮他逐渐抚平了心里疙瘩,也让他们的日子终于归于平淡。

现在的松润也希望不如一直就这么平淡好了,然后把剩下的交给时间。

后来的事发生在今年的夏天,也是在一个热得让人想要脱去身上的一切的日子。

松润在樱井电视大楼的地下车库遇见了她。松润有些惊讶,他刚打开车门走下来,手上拿着自己给樱井做的午餐,抬眼就看见前面的大门口,站着一个年轻的女人。地下车库的光线相当不好,她的一袭淡色的长裙在灰暗的照明灯下更加黯然失色。松润微微眯了眯眼,反复确认着,又打开车门,把眼镜取了出来,他有些不愿相信眼前的景象。

如果这么多年之后,她出现在这样的地方,毫无疑问,她只会是来找翔君的。

果不其然,透过玻璃大门,松润很清楚地看见大门后的电梯里,走出了西装革履的樱井,随着玻璃大门的打开,他和她相遇了。

接下来,寒暄,问候,愉快地交流,走上前去,然后拥抱。

从松润的角度看,或许更像是拥吻,当然,这样子下结论个人色彩未免有些浓重,但松润觉得这没有什么差别。他生硬地将脸别过去,匿身于一根柱子后面,祈祷着自己不会被看到。他拎着那份午餐一动不动,觉得自己的心脏有些胀得发疼。他的手机振动了一下,接着,屏幕亮了起来。

「松润今天可以不过来喔,我等会要和朋友出吃饭。晚上见吧?」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我在你楼下了」松润在手机上打字,他抬起头瞥了一眼,樱井开车走了,他痛定思痛,把这几个字又狠狠地删除了。“只是朋友而己啊…”他反反复复地品味着樱井话中的语气和意味。

距离上一次约定的“晚上见”其实已经过了两三天了,松润才去了樱井家,倒不是他不愿意,只是总觉得有什不好的事要发生一样的,他总想着躲避。两个人在客厅里,空调的运作使得家中的暑气几乎散尽了。

“好几天没跟你打电话了,这几天有点忙。”

“是吧。没关系啦我知道翔君一直以来都更喜欢工作的啦。”

“别把我说得这么没良心好不好!”

“开玩笑的啦!”松润一边躲闪着樱井挥舞的手臂一边接话,“樱井身边最近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吗?”

“啊对了…润,我前几天见到花本君了。”樱井停止动作,端起了酒杯,“你还记得吗,就是一个女孩子,我们大学的同学。”

“我知道的翔君。”松润打断他,往自己的啤酒里加了几块冰,暗中观察着樱井的神色。“所以一起去吃饭了?”

“嗯…去吃了个午饭。我们有很久没见过面了,她现回到这边工作了。”

“那以后见面的机会就比较多了吧?”

“嘛,算是吧。”

樱井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一般地停顿了下来,“润,你很在意吗?”

“那倒没有,”松润心虚地舔了舔嘴角,“只记得你以前是不是喜欢她来着?”

“你别瞎说。”樱井用手肘顶了一下松润的肚子,痒得他全身一颤。

“哼!明明你们还背着我一起去看星星!”

“…那个?多久以前的事了都…”樱井没想到松润突然提到了这件事,有些促不及防的感觉。“我们那可是去办正事…”

“正事就是正经地谈恋爱呗…”

“松润!”

“你不打算借此机会做点什么吗?比如一口气撩到手一口气结个婚…”松润仿佛没有听见樱井提升的声调,反而越说越起劲了。

“想什么啊松润你喝多了吧!”樱井伸手就给了松润一个爆栗,“我要是想结婚了我就不会天天请像你一样的单身老爷们来家里喝酒了好吗!”

“也是哈!”松润揉揉后脑。

虽然如此,那天晚上的气氛莫名地有些微妙了起来,让松润有些不自在。

一点钟的时候,樱井扶着松润的肩起来了,捶着有些僵硬的腰,对松润说他想去洗个澡,叫他等他一下。“松润要回家呢还是睡这里?”樱井揉了揉发红的双眼,用磁性又慵懒的声音问道。

这时茶几上樱井的手机屏亮起来了,是一个电话。没开铃声和振动的手机尴尬地亮在了那里,在无声地传递着自己的存在感。

松润笑了笑对樱井说,我还是回家好了。

樱井也没有理会手机的意思,转身打开落地窗走向阳台,回头对松润说:“好像有雨,我送你下去打车。”

“不用了翔君,我自己来就好了,反正明天不上班,我走路回去,醒醒酒。”松润用友好地语气拒绝了樱井的护送。

“我送你到…”

“不用了。”松润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强硬和固执。

樱井被松润突然放大的音量吓了一跳,他怔怔地看着坐在玄关的台阶上系鞋的松润,走到他身边,从雨筒里抽出一把伞递给松润。

“那,再见了,晚安,润。”他用充满遗憾的语气与松润告别。

“晚安。”松润直起身来接过伞就出了门。

雨似乎还没有下得很大,松润索性就没有撑伞,而是健步如飞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行走,他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他不敢去想他离开之后樱井会用怎样的方式接起电话,会用怎样的语气回复对面的声音,会以怎样的态度说话,会以怎样的心情入睡。松润不敢想,所以他要赶紧离开。

或许跑快一点就可以忘记了。

他沿着大街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跑了起来。雨水吸收了夏夜的燥热,空气变得有些凉爽,有一股湿润的泥土气息散在风里。

「“好几天没跟你打电话了,这几天有点忙。” 」

樱井刚刚的话像一根刺扎在松润的头上,让他兀自地觉得很疼。雨势突然就变打了,松润停下来打开了伞,他有些难受地合上双眼。

翔君,你又说谎。

所以后来的那天他说出来了,用相当不冷静的言辞把自己想法全部说出来了,他的音调随着情绪达到了愤怒的巅峰。他回忆起从六月开始的樱井,不断地用激列烈的语言表达着自己的委屈和失落。

“你为什么…”

“你怎么能…”

“她不过是…”

“我一直都…”

“可是你…”

事到如今他也不太记得那天具体说了什么,总之就是这种类似的文字。

“松润!”樱井用有些愠怒的语气阻止他。“别再说了…”

“樱井翔你真是个骗子。”松润用上目线看着起立的时樱井那张冷峻的脸。

当最后一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四周突然就安静了下来,气氛尴尬得让人窒息。

“松润,你别这样。”樱井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下来。眉眼里全是无奈。

他们可能还吵了些别的,但很快地,大家不欢而散了。松润和以往一样,同樱井一起一样,打了一辆车准备回家。只是这一次,他们没有任何交流,樱井看上去是累了,而松润一直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路灯,也不开口说话。

樱井先到的家,他跨出一只脚准备下车的时候,突然了回头。

“润,不用再上去喝点吗?”

松润有千万句话堵在喉咙想要破口而出,但他最后只是小声地说了一句,

“不了。”

“那晚安。”

“嗯。”

“翔君…”

松润再开口的时候,樱井已经关上了车门,车已经向前发动了,松润趴在窗边,看见樱井站在路灯下看着自己,昏黄的灯光将他瘦削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

他把那句“对不起”硬生生地又咽了回去。

后来松润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找樱井。樱井其实常常打电话给他,但他不知道从何接起,总觉得很过意不去,就用三言两语对对方说自己最近在拍戏没有时间见他,后来索性还出了国。樱井一开始总是会打电话过来问他在哪,时间长了似乎也没有那么频繁了。

可能是逐渐习惯了,松润想。

松润时常觉得那一幕仿佛还在昨天。

但是秋天已经结束了。

“你的后半段故事真是简单得可以。”大野总结道,“所以你那天就就着这些事…比如见面太频繁了之类的,发了场大火?”

“不是见面的问题…”松润努力地争辩。

“我懂你的意思。”大野似笑非笑地看着松润。“松本先生,你的占有欲可真强。”

“不是…”

“你陷得太深了,松润。”他呡了一口咖啡,“这样对你而言没有任何好处。”

“我知道。”

这时,大野的手机很不应景地响了起来,大野打了个不好意思的手势,接起了电话,“是,好的”应了几声之后挂了机。

“要走了?”松润看着大野,而大野在看表盘。

“差不多了,今天就先到这里怎么样?今天真不好意思,白听了你的故事。我留个电话给你,以后有机会再聊。”大野收拾了一下旁边的包,把账单和钱一起给了服务员,回过头来,语气一转,“不过如果我现在的想法能给你的帮助的话…你不妨也可以信一信。”

“嗯?”

“你可能还要再更相信樱井君一点。”

“…可是…”

“好啦我说完了。”大野干脆地打断他,啪地把拉链一拉,站起了身,“有些事情我觉得松本先生还是亲自去知道比较好。有什么麻烦的话,我也可以再帮忙。那,再会了。”他背上包,做了一个祝你好运的手势,然后缓缓穿过人群,消失在了门口。

松润望着眼前已经结过账的两份账单,缓缓地喝了一口已经完全失去温度的咖啡。

他也起了身,差不多该回去了。他不知怎么就有点累了,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下午三点半,松润坐上了迟到半小时的飞机。外面的阳光依旧灿烂,打在松润的睫毛上,松润似乎能在眼睛里看见它的阴影,但他无暇在意,回味着今天自己讲出来的话和大野的回答。最后他决定换个姿势,然后困倦地闭上了眼睛。

飞机起飞的轰鸣声在他耳边接连不断地响起。

他知道,他即将飞向明天。

__________

嘿我是来拔之前的flag的

想了想觉得还是拆成两章发会比较好

手机排版总觉得怪怪的

先补觉

评论(7)
热度(32)

© Yimy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