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myちゃん

翔润是Yimy的心尖尖儿啊

【翔润】 季节Ⅸ

前情  1   2   3   4   5   6   7  8  

是久违的甜饼

------------- -------

冬日说来漫长。

松润盯着樱井家墙上的日历,发现十二月很快就要过完了。

“看什么呢。”樱井一只手松着脖子上的领带,一只手把包扔在沙发上,用相当宠溺的语气说着。

“十二月见底了呢翔君。”

“对啊,”樱井走到了松润的身后,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用愉快的语气说着,“快到新年了喔。”

“也快到翔君的生日了啊…”松润上前把日历往后又翻了一页。

“还早。”樱井浅笑,他望着松润的后脑勺上的茶色头发,歪了歪头,恰好能看见他认真的侧颜。

松润没有回头的意思,樱井伸手揉了揉松润那有些卷曲的头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转身走进了房间里面。

“翔君,吃过饭了吗?”身后传来了奶声奶气的问话。


“吃过了哦。”樱井已经扑倒在了床上,蹭着冰凉的被窝,“松润不用每天这么辛苦都来监督我的啦。”

客厅没有再传来声音,餐厅里的水壶呜呜作响,紧接着是汨汨的水流声。

“翔君,喝茶吗。”

“好。”樱井其实并不口渴,但他不忍心拒绝松润的好意。

樱井在床上打了个滚,探身朝着客厅望去,可以看见那个男人认真的背影。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嘴角浮现的笑意,只是单纯地感觉松润忙碌的样子真的很迷人。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樱井忍不住开始思考。明明秋天刚结束的时两个人的关系就像一潭死水一样没有生机,润也总像有什么心结似的不愿意和他说话。现在的一切显然有了很大的改观。

虽然对原因完全没有头绪,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樱井想。


至少在这冬季过半时,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生活正有条不紊地回归正轨。

“明天没有工作吗翔君?”松润把茶摆在了摆几上。

樱井四下寻找着拖鞋,随意地往脚上一套就走了出来。“嗯,年底有些节目已经提前录好了,有些停播,明天有空。”他托着下巴思索着,“年假差不多也要来了。”

“翔君有什么计划吗?”

“暂时还没有。”

“我是说,明天。”松润停止了手上的捣弄,话也随之小小的停顿了一下。

“大概会想在家休息。”樱井端起那杯茶,唇碰到杯沿的时候能感受到水的滚烫,他轻轻地吹气。

他一句话就让松润把约他出去玩的请求噎了回去,松润有些气馁地低下了头,他觉得自己有些愚蠢,樱井本来就从早到晚无休息地忙个不停,好不容易得闲才能休息那么一天,自己怎么好意思拉着他吃不消的身子在外面玩耍奔波。

“润?”见远处的人没有给予回应,樱井抬头瞟了他一眼。“你有什么安排吗。”

疑问句?不不,更像是反问句。松润心里挣扎着,觉得这甚至像一句质问。“当然,没有。”他的手握着一只没有洗净没泡沫的玻璃杯,手指在杯面上打滑发出了令人不快的摩擦声,“你知道的翔君,我最近一直没什么事,我的年假早就开始放了,闲得很。”

“明天你会来吗?”

“翔君不想我来吗?”这也是一个反问句。

“你猜。”

啊,狡猾的回答。松润不作声了,把洗净的杯子晾在了碗柜,又回到龙头前默默地冲洗着自己的手。

“嗯?”再一次等不到松润回应的樱井放下了茶杯,发出了意味深长语调的声音。

“不管翔君想不想我都会来的。”松润终于走了出来,站在樱井身边。他感到一只手顺其自然地攀上了他的肩。

“松润在过年的时候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松润坐上沙发,把肩上的手一同往下带了下来,樱井顺势也以相同的姿势跌了下来。

“翔君,我想去群马。”

“…”樱井愣了一下,随后报以温柔的微笑,“你想去我老家?”

松润掏出了手机,打开了图库,使劲往上划拉了好几下,最后像急刹车一样停在了某个界面。

松润戳开那张黑色中泛蓝的照片时,樱井恍然大悟,他有些歉疚地笑了笑,随即又匆忙地掩饰了过去。

 

“你想去看星星?”

 

“和你。”松润的回答很简明扼要。

 

而樱井翔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沉默着点头。他们俩都不是傻子,他们知道这对彼此来说意味着什么。

 

樱井欠松润一个解释,也欠一场告白。

 

虽然从前的自己会毫不犹豫地选择逃避,逃避喜欢松润,逃避着喜欢自己的松润,但迟早要为这不明不白的关系做一个了结,毕竟他们都不再年轻了。樱井不敢确定在新年之前自己够不够勇敢地做决定。

 

然而比起樱井的忧虑,松润看上去要轻松很多。

 

“那,我们说定了。去看着星空跨年怎么样!”他的语气中有掩盖不住的欣喜。

 

“不是每天都可以看到星星的,润。”樱井揉着松润后脑勺的软发,眉眼中悄悄流溢着一丝宠溺。

 

可是我不在乎。松润心想,但他没有说,只是把头往后仰了仰,让樱井的指尖深入他稍长的发稍。

 

他感觉自己已经习惯了和樱井之间这般歪腻暧昧的小动作,这仅仅只是一些动作。他不能明了这之下的感情,也不敢借这一步获得什么发展。

 

况且樱井身体上的亲近与心灵上的冷漠时常令他感到害怕不已。

 

但他等不及了。

 

 

 

 

 

 

31号那天松润没有想到的是清晨准备出门吃点早餐的时候一开门就看到樱井站在家门口,映入眼帘的是他披着深棕色的风衣和随意地缠绕在颈上纯黑色的棉麻围巾,和风衣迷之很搭配的渔夫帽与无镜片眼镜,还有一脸风尘仆仆的模样。

   

“翔君!”松润的语调抑制不住地上扬着,“你刚来吗?”

 

“不啊,”一个很爽朗的露齿笑,“来很久了,怕吵醒你没按铃。”

 

“你不是有我家的钥匙嘛?”松润急哄哄地把樱井往屋里赶,虽然因为要出门所以早早地关了空调,但客厅里还有残留的一点暖气,樱井被冷空气冻得僵硬的脸终于得以舒缓。

 

“但你不觉得很惊喜吗?”被推搡着的人仍旧笑嘻嘻地说。

 

松润扶着门框叹了口气,看着面前搓着手的男人说:“你怕不是个疯子!”

 

明明自己的身子脆弱得跟张纸一样,还不知死活一样地站在门口等他起床!松润很想对他生气,但激动的话堵在胸口又不知从何说起。

 

那个“疯子”却只是站在那里对着他笑。

 

那样的笑颜,让松润回想起了他站在饮料贩卖机前浅浅地揉着自己的头发的样子。

 

正这么想着,他突然觉得额前有一丝冰凉,那一丝冰凉顺着他高挺的鼻梁往下午,刮过了他的鼻尖。那奇妙的触感停留得不久,他感受到了,悸动。

 

面前的樱井正歪着头看着他,嘴角上挂着十代一般的笑容,对他说着:“吃早饭不打算带我去吃吗?发什么呆呢傻瓜。”

  

松润啪地抓住了面前将要收回的那只手,他他不甘示弱地回应他。

 

“走。”

 

 

 

其实今天的天气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晴朗,白天的时候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丝太阳,但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风倒不是很大,只是温度有些刺骨。两个人并排走在街上,当冷风迎面吹过来的时候,樱井就会往前跨一步,顺势把自己挡在松润的面前。

 

“翔君你真的是!”松润一个利落的出手把挡风的樱井翔拽回了自己的身后。“你再这样吹就要被吹进医院了!”

 

樱井歪着头,看着握住他五指的那只修长好看的手,关节处被冻的有些红了,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口。

 

松润还沉静在自言自语的世界里:“呐翔君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大男人吹吹风没事的。倒是你!你这个体弱多病的中老年……啊西!”话没说完手指骨传来一阵诡异的痛。

 

他猛地甩开了樱井的手,一边吹一边揉的检查自己的手是否还功能完整。

 

“润什么时候变得敢这么说话了?”樱井只是浅浅地笑。

“成年人,可以嚣张一点。”松润狠狠的给了樱井的肩膀一拳。

 

樱井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他笑得很开心,松润突然觉得,成年之后他很久没有看到樱井这样开朗的笑容了。平时樱井的嘴边好像永远都挂着职业性的浅浅的笑,给人一种很端庄稳重的感觉,就算是对着他,也很少能够看到这样的笑颜。仿佛还是个孩子,没有社会赋予的成熟气息,没有世故繁杂,只是这样纯净的笑颜。

 

“可是在我觉得松润看起来就还是个小孩子啊,会让人忍不住想去哄的感觉。”樱井把双手臂搭在了松润的肩上,用冰凉的手搓了搓松润的脸。少年时期脸颊两侧的软软的肉已经变成了棱角分明的骨骼线,用手触碰的时候,会有很明显的差别。

 

松润猛地一弯腰,把樱井的手往前一扯,樱井倒在了他宽阔的背上。樱井只觉得自己双脚突然腾空,被吓了一跳的他把头埋在了松润的颈窝。

 

“松润,放我下来,大街上呢。”焦急而又紧张的语气。

 

松润得意的抖了两抖,没心没肺的笑了。他只觉得很快乐,不仅仅只是捉弄了樱井翔的那种快乐。樱井翔轻得不得了,两条腿也瘦的不行,无力的在空中蹬啊蹬。我这不是长大了嘛,松润心想。

 

最后在路人奇妙的目光的注视下,樱井从松润的背上抖了下来。他一把扯住松润褪嘴唇下面的口罩往上扯了扯,急急忙忙低声说:“你是怕全世界都不知道你是谁吗松本润先生?”

 

松润伸手就把樱井头的渔夫帽沿往下一拉,颇有玩味的回答:“你和我没什么差别,樱井翔先生。”

 

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笑了。

 




 

松润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的,到群马的时候只觉得脖子异常酸痛。

 

噢,当然,樱井知道,因为刚刚电车上的两个小时他刚强行撑起了自己溜如斜塔的肩膀以防松润突然下滑。

 

在当地的店里买了些简单的露营用具,两人打车来到了山脚。现在他们意识到他们现在身上的衣服,既不适合爬山,也不适合背着这些大大小小的包到处行走,这样的搭配使他们在登山道上看起来...有点诡异。好在在这种日子里,不会有多少人选择在大冷天里怕这样一座荒凉的山,中老年多半窝在温暖的家里,年轻人则多半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赴一场约会。

 

山势很高,樱井已经气喘吁吁了。

 

走在前面都松润只好停下来等他,天色在逐渐变暗,他怕樱井一不小心就看不见路摔了跤。

 

而登顶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了。

 

松润快手快脚地在坪地上架起帐篷和简易烧烤架,樱井坐在一旁的树墩子上一言不发的看着他忙上忙下。

 

樱井突然觉得这个时候自己的脑子里充斥了很多很多事情,有很多消散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复杂情绪想海水倒灌一样猝不及防的进入了他的思维,他看着松润活跃的身影,有些迷茫的松懈了自己的身体,软绵绵的坐着。

 

“看着我翔君的良心不会痛吗?”松润冲着他的方向大喊。

 

也不知道是没听见还是什么,樱井没有回答他。 突然的沉寂是松本润心一慌,他呆呆的站在帐篷前,注视着一动不动的樱井。他在想什么呢。松润无从得知,他也无法得知,他只会感到害怕,只会感到没完没了的恐惧。

 

“啊,”一个经漫长等待后的反应,“我觉得松润做得挺好的。嘛…不用我做。”

 

松润哑然,沉默地转过身去。

 

在吃晚餐的时候,松润把啤酒一罐一罐地往肚里灌。

 

“够了松润,你喝的够多了。”在松润即将开启下一瓶的时候,樱井抓住了他的手腕。

 

“嗯?”醉醺醺的松本用手撑起了脑袋,“我一共就拿上来十瓶。”

 

“你喝了8瓶。”樱井皱了皱眉头。

“呐,翔君。”松润挣脱了樱井的手,毫不费力地打开了剩下的啤酒,一瓶塞到了樱井的手上,另一瓶在他的手上冒着因过度振动而冒着小麦色泡沫,它几乎是冲撞过去,和樱井的酒罐子发出了清脆的金属相碰声。“虽然啤酒是我带的,因为你是翔君,所以也可以喝。”

 

这都什么跟什么!樱井的心里和这一片狼藉的炊事点一样如同乱麻,胡乱地喝下一口酒,酒精的刺激气味在舌尖蔓延开来,充斥着他的口腔与气管,因为苦涩与调养期间不喝酒而导致的不适应感让他的表情不太舒展。而松润就像全身麻痹了一样,毫不拘束的往嘴里灌。

 

当樱井终于沉不住气想要二次开口的时候,松润突然抬眼,他的黑色瞳孔在微弱的炭火照得下闪闪发亮,通红的嘴唇抵在金属瓶口的边缘,一张一合的呼吸着浓厚的酒气。

 

 “如果你不是樱井翔,是不是就可以和我在一起了了?”

 

“松润……”樱井有些失神的望着通红的松本,“我为什么不能是樱井翔?”

 

“翔君,你看着我的时候在害怕什么。”松本润的语气异常的冷静与清醒,眼神一点也没有躲闪,只是直勾勾的与樱井对视。

 

啊,我害怕可多东西了。因为你是你,我是我,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道理和规律,因为感情和现实有很多很多数不清的差别。

 

而这些樱井翔都说不出口。因为他是一个成熟的人,和那时血气方刚无所畏惧的自己不一样,很多事情,他都深深地明白是要计较后果的,他不想让松本润成为娱乐媒体中风口浪尖上的人物,让各大潮流媒体上给他打上奇怪的标签,更不希望让人们把他的名字和一些肮脏污秽的字眼相提并论。樱井害怕的理由看起来真的很老套,简直像早间剧的男主角一样。

 

只是他太爱松润了,所以他拒绝伤害松本润的未来。

 

樱井没有说话,松润闭着眼睛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放下了酒罐子,把自己蜷成了一团缩在了座位上,脸埋在了双腿之间。

 

只听得到木炭细微的爆裂声和松润粗重的呼吸,时不时还抽动着鼻子。

 

“很多。”

 

冷不丁的打破之后却很快再次就归于了平静。松润的手松松垮垮地从膝盖上滑落下来,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摇摇欲坠。

 

樱井凝视着松润被风吹得群魔乱舞般的柔软发丝,渐渐垂下眼睑叹了口气。他起了身,活动一下麻木的膝关节,走到了松润的身边。他俯下身,轻轻握住了松润的手腕搁在了自己的肩上,缓缓地把他的身体展开。

 

在搂起松润的时候,樱井停滞了一下,比想象中沉一些。离帐篷有些距离,如果这样抱过去,樱井担心自己撑不久会把松润摔在地上,所以他决定换个姿势。

 

他转过了身,把松润的手往肩前拉了拉,带着刺激性气味的热流在他的耳垂边磨擦。

 

“但是。”

 

肩上的声音黏腻又低沉,樱井耳根被那股热气冷不丁地刺激了一下,手一松又把松润抖回了位子上。

 

“嗯?”樱井有些艰难地回过了头,姿势还是有些难受,又把身子再一次转了回来。

 

突然的搂紧与脸颊的靠近令樱井猝不及防,他下意识地扶住了松润的腰,抬头却迎上了松本的唇。

 

滚烫柔软的触感在樱井冰凉的唇齿间扩散,强行灌入的松本气息将他包围,他不自觉地搂紧了怀中的人。

 

松本热烈地迎邀着他的唇舌,樱井在呼出的氤氲的白雾里朦朦胧胧地看见松本紧闭的双眼,和浓密的睫毛。

 

他轻轻合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撬开了温暖的唇齿,低头深深地吻了下去。

 

心中好像有什么在逐渐地坍塌,有许多东西就像在这一刻突然从世界里消失了一般地从思维中消散。

 

而夜幕下的人只是在贪婪地享受着这个时刻。

 

好像有什么温热的液体顺着抚在脸颊上的指缝中流溢了出来。

 

『就这样』

 

『就这样下去,不也是个很美妙的故事吗』

 

『如果是爱,那些又有什么关系呢』

 

“松润啊…”

 

 

『松润啊,如果我不是樱井翔,我该如何遇见你』

--------一个不走心的分割线-------
时隔半年 失踪人口回来了
先给等到石化的天使一个歉意的拥抱
谢谢你们还记得『季节』
感觉自己等这一刻也等了好久好久
因为专业课的问题困扰了自己很长一段时间 很难受
所以就消失了

这是从12月开始写的漫长的一章
写了一个寒假之后感觉好像找回来了点什么
所以一口气又写了下去

其实有朋友问我写松润和xgg看星星是不是因为看了mj的新企划
其实没有
其实是xgg的某一部作品 (你们可以猜猜看嘻

今天是生日
感谢自己生命中会遇到这么多天使
希望今后的每一天也会不忘初心

最后! 我记得我说想抽人送手绘(虽然画得很辣鸡
所以或许还会塞点胶带分装
大概会从评论里抽3个天使叭
如果有善良的人愿意要我的画儿
真的就非常感谢了!

感谢看完文还看到了这里的你❤

评论(13)
热度(48)

© Yimy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